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忘记密码

网购维权网

维权
查看: 33|回复: 1

两只蝴蝶

[复制链接]

483

主题

483

帖子

167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71
发表于 2018-1-8 23: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只蝴蝶
      
   
    (一)
    浅浅的脚丫踏过浅浅的水,
      
    梦里我们假装喝醉。
      
    你作新郎,我作新娘,
      
    送你一朵太阳花,送我一本卡通画,
      
    听蟋蟀唱谁,看星星入睡,
      
    我们对着月亮干杯。
      
    那是我们的玫瑰乐园,交织着儿时欢声笑语的地方――旋转的木马,荡漾的秋千,小巧的门梁,嵌着红红的墙,暗淡的老瓦房炊烟袅袅。葡萄架上爬满了牵牛花和丝瓜,苗条的果实比丰满的更讨人喜欢,妈妈说丝瓜的皮汁可以治疗痱子,可惜我从未得过痱子,所以那句话也无从验证,一棵接一棵的垂柳缀满了东边的墙角,星星点点的蔷薇清香弥漫了整个小院,白天蝉鸟争鸣夜间昆虫欢唱,四处漫游的萤火虫还有甲壳虫的闲逛,乘凉的大人,嬉闹的孩童,有人在说,有人在笑,有人在这里编织自己的梦想。
      
    这就是玫瑰乐园,躲在胡同里犹如桃花源。
      
    玫瑰花园里,我开始习惯和澈同进同出,一起牵手一起整齐的跳步,澈的口哨我的蝴蝶结,澈作新郎,我作新娘,然后骑着木马旋转着去天堂。
      
    澈是我初中时的同学,那时我们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同一张桌子上,想起澈,眼睛里便会有幸福和忧伤,让我一生一世都无法忘怀。
      
    澈是邻里女孩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永远是那么整洁和漂亮,润泽的头发干净的笑脸,洁白的衬衣和笔挺的长裤,天冷了,他还会穿上小马夹,打上红色的领结,脚上是漂亮的小皮鞋,澈贵族一样高高在上,从不在有水有土有泥的地方,纤尘不染,洁身自好。
      
    我是这个小巷里的白雪公主,一袭雪白的裙子,清秀的面孔,俏皮的辫子和漂亮的蝴蝶结,美丽的大眼睛里总是写满诗意,写满朦胧,柔情似水,令人心动,笑起来脸颊上有甜甜的小酒窝,温柔乖巧,安安静静,爱背诵唐诗宋词,满口的书香和秀气。
      
    秋千在荡,笑声在荡,天空纯洁的一尘不染,只有风儿携着花香泥香粘满我们的衣裳,肩并肩手挽手漂漂亮亮的享受着豆蔻年华,他的皮鞋闪闪发亮她的衣袂随风飘扬。
      
    那些纯真而肆意的笑声从嘴角展翅飞翔,这个小小的世界里盛满了少年所有的笑脸和歌谣,花的香儿水的凉儿风的温馨儿,它们照亮了空气中的每一粒微尘,照亮了白癜风造成的影响和发生树叶上的每一颗露珠,所有的色彩,所有的气味,似乎都被我们装进了口袋里,让我们的耳朵塞满了可爱的声音,于是鼻尖笑了睫毛笑了嘴唇笑了整个脸庞犹如初夏的朝阳,那个幸福啊,似乎便忘记了所有的表情。
      
    他偷偷吻了她的嘴角,她偷偷笑了,然后他们开心的牵着手走了,走出了那片沐浴着晚霞的小院。
      
    (二)
      
    单纯的日子有快乐也会有忧愁,
      
    因为我们总会长大,
      
    一年又一年摇晃在小小的摇篮里,
      
    留在记忆中的,
      
    最多还是水汽氤氲的夏天,
      
与白癜风对抗   满院的蔷薇满院的心碎,
      
    满天的星星眨着眼偷偷抹去了泪水,
      
    第一次的分离第一次的喝醉,
      
    一场道别一场雨水,
      
    秋千呀摇啊摇,
      
    木马啊转啊转,
      
    他们站在花园里,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群飞鸟飘过头顶,落在枝头,歪着头看着我,我静静的坐在院中,伤心的落下了泪水。飞鸟年年岁岁飞来看我,然而飞鸟不懂,飞鸟不清楚,我此时那飘洋过海的孤独和忧伤,只站在枝桠上傻傻的叫。
      
    那一年我十四岁,
      
    十四岁十四岁,
      
    爸爸带我们远迁到另一个城市,一个靠着海,四季长青,似乎一年里只有春天的城市。
      
    世界突然变得狼藉满地,枯叶,果皮,水坑,死去的蚂蚁,到处一片荒芜。
      
    我哭了,哭的一塌糊涂,像哭出了一百年的沧桑。
      
    那天下着纷纷扬扬的雨,伞倒在地上,澈站在雨中,低着头,呆若木鸡。
      
    我清楚的看见他单薄的双肩在颤抖,却没有流下一滴泪水,往日明亮的眼睛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光泽,流露出来的是一道一道的悲伤,然后落在心地无法释放。我不忍再看,跑过去和他紧紧拥抱。
      
    雨,淅淅沥沥,缠缠绵绵。
      
    我很久才抬头看他,怔怔看着他,麻木凄凉是种生死离别的感伤。
      
    澈掏出一串亮晶晶的珍珠项链,小心翼翼的把它挂在我脖子上。
      
    喜欢吗?
      
    嗯,
      
    我也摘下我的蝴蝶结,然后轻轻别在他湿漉漉的头发上。
      
    喜欢吗?
      
    嗯,
      
    我们相视而笑,澈笑的时候嘴角上扬,睫毛又细又长,真好看!
      
    雨渐渐停歇,
      
    太阳拨开乌云露出了笑脸,一切从平静中恢复到了平静。
      
    一只蝉飞到了池边的小白杨上聒噪的喊着,
      
    “我把他捉下来送你好吗?”,澈的声音亲切温柔,
      
    我说:“好”。
      
    小白杨经过雨水清洗愈发的枝挺叶茂,那只蝉就粘在它第一根枝桠中间,距地面有两个我的高度。
      
    澈脱下鞋子,挽起裤角,开始爬树。
      
    小心啊,我在下面喊,
      
    放心好了。
      
    澈爬起树来真不赖,几分钟功夫就爬到树枝上了,就像骑大马那样,一屁股一屁股往前挪,眼看还有一指的距离就够着了,那只蝉仿佛察觉到了树枝的振动,闭了嘴,警惕起来,我的心因此揪的紧张,既担心蝉跑掉又担心树枝能否承受澈的重量,不敢出声。
      
    终于,蝉跑了,飞到另一棵树上尽情大唱,而可怜的澈却栽进池塘里。
      
    池塘的水满了,但仍然很浅,干干净净的。
      
    澈从池塘里站起来,抹了一把脸,笑容甜美而纯净,“我捉到了”,
      
    我刚惊魂甫定,长出了一口气,想自己明明是看见蝉跑了啊。
      
    “我。。。。。。我扔过去,接。。。。。。接住了。。。”
      
    我惊喜的叫出声来:“骗人了,是个鲫鱼,也不错了呵。”,然后我小心翼翼的把鲫鱼踢进一个小水坑,完了对他说,“我要把她起养起来,像是我们的孩子,呵呵。”
      
    “那。。。。那我再逮几条啊”
      
    我使劲点点头,嗯。
      
    “别忘了,还有蝉啊”,我小手一指。
      
    “嗯,不会忘的,放心好了。”
      
    我呵呵笑个不停,笑得两眼泪水。
      
    那天一共逮住五条鲫鱼,可蝉始终没捉到。
      
    分别是一个难过而忧伤的时刻,澈一个人怔怔的站在路旁,看着我被爸爸抱上了汽车,汽车开动了,我对着窗玻璃拼命的挥手,任泪水肆意飞扬,澈在后面跑着,喊着我的名字,声音仿佛被揉碎了,在夏日氤氲的水汽中四处回荡。
      
    渐渐的一切都模糊了,消失了,他看着我走掉了,他带走了我的蝴蝶结我的初恋,带走了我的快乐我的理想还有我青涩的童年,我的世界因此而沉寂下去,沉到水底,不再掀起美丽的波澜,留下的只有湿漉漉的心情和无法抹平的记忆,一辈子无法愈合,一辈子。
      
    (三)
      
    在看不见澈的日子里,随处可见的东西都像撒在伤口上的盐粒。
      
    在没有澈的日子里,我依然会透过树叶看头顶的星空,这是一个多么陌生多么遥远的世界,我想象有一天坐着木马飞到上面,那里会有玫瑰乐园。我和澈会一起荡着秋千快乐的把歌唱,一起骑着木马满世界的跑,他也会吻我的嘴角,然后我们一起偷偷的笑,一起牵着手在花园里四处游荡。。。。。。
      
    泪水洇湿了眼角,
      
    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疼痛,穿越千年遥远而真实的痛。
      
    整整一个星期,我把自己关在院子里看明亮的阳光晒疼树叶晒干水滴也晒干我潮湿的心情,听蝉鸣狗叫,飞鸟依旧会飞落在院中,只是快乐不会再来,那些肆意开放的花儿只会让我感到疏离和孤独,天边无际的疏离和漫天漫地的孤独。
      
    我疲倦的闭上了双眼。
      
    听见孩子们上学打闹的声音,心里升起一股一股气流无处释放,我学会了吃冰淇淋解闷儿,直到现在仍会在一个人的时候用冰淇淋化解寂寞。
      
    我看看天,阴了,凉了,
      
    接着就下雨了,噼里啪啦,到处在响,溅起了泥香溅起了满院的芬芳,好久没有闻到这种白癜风用哪种药好气息这种味道了,几百年来的新鲜几百年的轻松,久久弥漫在小院里,弥漫着我困兽似的心灵。
      
    岛城风光旖旎,山山水水都写着诗意,在这个新的城市,新的家,我渐渐适应了这里的一切,海潮涌了上来,又退去,再涌上来,再退去,周而复始。我坐在沙滩上,面朝着蓝蓝的海水,开始细心的堆积自己的小沙堆,堆成一座精致的小房子,大大的窗户,小巧的门,还有个小烟囱,门外坐着俩漂亮的小孩,男的是澈,女的是我,他们坐在一起开心的笑,在庆祝这个新家,庆祝美好的生活,或许还要一起舞蹈一起歌唱,他的眉毛飞扬,她的衣袂飘飘,看着他们那个幸福劲儿啊,我也会开心的笑,笑的心疼,笑的两眼朦胧。
      
    直到海潮涌来,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浪花只一瞬间便淹没了这里,冲散了小房子和她的小主人,等潮水退去,只剩下了残沙凸凸凹凹,等待浪花再次抚平。
      
    我怕再看下去我会哭,叹口气,轻轻的走掉了。
      
      
      
    (四)
      
    走过花季,走向雨季,
      
    那年我十六岁,
      
    十六岁十六岁,
      
    一个女孩长成少女的年龄,
      
    我央求爸爸带我回故乡看看,看看老家的胡同,看看小院里的那株白杨,也为了看看澈。依旧是那样一个飘雨的黄昏,细雨霏霏,胡同口,杨树下。
      
    我徜徉在留着儿时记忆的玫瑰花园里,四处空荡荡的,秋千下积了一层厚厚的落叶,木马不在了,小池塘也不见了,四处凌乱的像许久没进过的老屋子,那段跑起来咚咚作响的石板路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沧海桑田,物非人非。
      
    空荡荡的玫瑰花园里只剩下了我,我坐在秋千上,望着那些树叶纷纷飘落到地上,突然意识到夏天结束了,自己已经长大,不再是那个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小女孩了。墙角里是那棵可怜的小白杨,伴着我走过青涩的童年的那棵小白杨,收集了我所有的幸福所有的泪水他茁壮的成长,直到长高了长大了长得枝繁叶茂我才明白,原来悲伤也是一种成长。
      
    我去找过澈,没找到,后来听儿时的一个同学说,自我走后,澈也搬了家,没留下地址,他走的时候去过一次玫瑰花园,带走了池塘边一块光滑的小石头,说是要留作纪念,以后再也没有回来。
      
    “哦”,我的回答很简短,也很平淡。
      
    在玫瑰乐园里,尽管不再有池塘,我还是拣到一块亮晶晶的小石头,擦拭干净放进口袋里。
      
    该上车了,爸爸在车中喊我,我心如刀割,别过头望着远方,那些日子里的孤独曾堆积如山,让我无法呼吸,可等到抛开心中的一切阴郁,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释然,我知道再也无法面对童年的那份美丽了,那种美丽是挂在天边的,看不见摸不着,很诱人却已经很遥远,与其追求那遥不可及的曾经,还不如真实的去面对以后的生活,也祝自己和澈都能一生走好。
      
    在梦里梦见一对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且和风而歌。它们飞过山川飞过云彩飞到我面前,又扑闪着翅膀匆匆忙忙的飞走。
      
    记得曾经读过一本书,书的名字叫《梦里花落知多少》,里面有一首美丽的歌谣,书中的那些小孩子声音很甜,童声很好听,他们在对我唱,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84

帖子

113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36
发表于 2018-1-12 22: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就是好贴












北京模特公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