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忘记密码

网购维权网

维权
查看: 6|回复: 3

铿 锵

[复制链接]

651

主题

651

帖子

22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35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铿 锵
      
   
    梦境里是个很容易让人遗忘的地方,不论曾经还是昨天。生也梦境里,死亦梦境里。只有当你醒来的时候,你才会发现,醒来的幸福。可是,每个夜晚,你岂不是还要回到梦境里。
      
      正月廿九 惊变
      
    一
    王盗马不停蹄的狂奔了七天七夜,从昆仑关口到前面小镇黑虎屯,他已不分昼夜急驰三千里路,距离目的地尚有八百路程。这一路上除了更换马匹之外,未曾停止步伐。谁会想到他千里跋涉只是为了参加一个葬礼?参加自己的葬礼!有人已经为他举行了一个盛大而隆重的葬礼。自他在塞外得到消息的那一刻起,恨不能插翅飞回去。
      暮色苍凉如水,蜿蜒小道两旁孤零零竖立钻天杨,枝干上令人不易察觉的抽出新芽,初春时节,依然寒冷如冬,小路边上的小河里仍旧凝结着薄。
      王盗甩手下马活动着僵硬腿脚,自他衣领内缓缓爬出一只火红的蝎子,尾巴挥舞着翘起的针,堪堪触到他脖颈肌肤,王盗随手捉住它的毒刺,看着它在两指间不经意扭动,随手一抖,蝎子便钻进他衣袖,不见了踪影。
      空中传来鹰鸣,尖锐绵长继而声声苍劲,抬头时隐约可见针尖大小的影子,那是一只雪山金雕,似乎是在催促着他前行的脚步。自王盗一入昆仑关,这只鹰便跟着他,三千里路途几乎寸步不离,便是左护法‘铁面鹰’杨淳风所餋养。想不到一只扁毛畜生竟能被调教至厮。无怪乎王盗情同手足的兄弟胡烽,不无感慨的评论杨淳风:世所罕见之奸雄。称之为‘奸雄’倒是过于苛刻了,倘若要论起杨淳风的手段,却是梦境里独一无二的人物。
      突然间,一道银色烟花在暮色苍穹中乍现,灿烂夺目,似流星闪烁着划过昏暗天空,烟花自小镇中心升起。王盗很清楚这束银色烟花代表着什么?它代表着‘梦境里’权势最为显赫的两个人,而其中一人已近在咫尺,便在前面的小镇――黑虎屯。
      何谓梦境里?准确的说,梦境里为春秋战国时期楚国贵族所建立,是一个历经千年沧桑的神秘组织。它无孔不入,历久弥新,早已渗透到世间各个角落,无论庙堂、朝野、宫廷、民间、还是江湖!而组成梦境里的人,分别隶属‘梦阙堂’、‘境魄堂’‘杂役堂’,梦阙堂是机杼,境魄堂乃是刑堂,而杂役堂则是地位最低的部分。所有最危险、最辛酸的任务往往都是由杂役堂承担。只有进入梦境里,你才会明白,梦境里到底有多么大的权势。你可以接受权利炙手可热的社稷重臣的觐见,因为他们之所以能够把持朝政、问鼎江山,若不是梦境里的钱财、势力支持,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你亦可以在东海之滨接受无名小岛蛮荒渔民顶礼膜拜,因为梦境里在五百年前便保护过他们的祖先不被战争与瘟疫吞噬。你更可以在西藏布达拉宫接受一位活佛的祝福,因为,这位活佛就是被梦境里养大的孤儿。你不但能够洞悉戒备森严,天下权赫无比的皇宫大内中所发生的一切,包括当今皇帝肚皮上有几根寒毛……总之,梦境里存在于每个角落的深处。
      而王盗便是杂役堂的副执事,此刻他脸色已变,打马飞驰,铁蹄踏碎泥土,挟裹着寒风,呼啸着冲向前方。耳边再次传来鹰嗥,循着头顶隐约雄鹰踪迹,驰向一栋残损败落的山神庙。山庙已是残砖断瓦,野草丛生。王盗打量周围情形,无一丝异样,连一只惊鸟亦不曾出现,荒山野庙岂不正该是荒野寒鸦理想栖息之所吗?
      断墙后传出沙哑声音:“王副执,请入庙中。”声音似鬼魅干涩,入耳辛酸。王盗信步走入时,便看到身着一袭火红长袍的中年人,面孔棱角分明,眼眸深沉如水,顾盼之间,霸道凛然,显见是个惯于执掌生死大权的人物,正是‘梦境里’位高权重的左护法――杨淳风。王盗疾步向前道:“杨左护法驾临,卑职不知,请恕罪!”
      黑暗中杨淳风的脸色阴沉不定,鼻腔里轻蔑地哼了一声:“王盗,你外祖父为本教马夫。你亲娘更是洗衣贱奴,私通山贼生下你这逆种,右护法海开山见你身世可怜,将你托付教中杂役堂副堂主莫逆风,授你武功,教你为人之道,可是实情?”王盗脸颊一阵抽搐,低首道:“是!”声音低沉冷静,竟毫无愤怒之北京中科白癜风色,一个正常人若是平白无故被人恶毒侮辱,还能够心平气和下来,的确不容易。
      杨淳风怪笑一声:“听说江湖中送你的外号是什么‘蝎子王’是嘛?”紧接着狠声道:“我欲此时取你性命,你是否不服?”王盗心中一凛,千里传唤并且已为自己办完了丧事,摆明是一种结果:自己触犯教规,罪该万死!却万万未曾料到竟是杨淳风亲至。只过了一刹那光景,他疾声道:“王盗不才,生在梦境里,死亦梦境里,得教主再造之恩,生死无惧!黄泉不悔!小人愿即刻伏法!”说罢垂首而立,面对杨淳风,只等一死!
      “嗤!”一丝尖利锐响迎面而至,却嘎然而止,待他缓缓睁开双眼,却看到杨淳风已负手而立。王盗努力压抑着心头狂跳,随即深深弯腰:“请左护法执行教规,谨记铁律,执刑不斩,即为同罪!必然有损护法英明!”
      杨淳风声音傲慢冷酷:“果然是个杂种,有奶便是娘!你我本无半点交情,取你性命,如诛狗一条,你最好记住了!”王盗徐徐道:“小人没齿不忘!谢左护法不杀之恩,王盗当肝脑涂地,永世追随左护法,誓死不变!”
      杨淳风冷笑道:“好杂种,你当真没齿不忘?莫逆风说你卑鄙狡诈,豺狼性情,果非虚言。莫老狗死的早,杂役堂一干贱种便失去靠山,那帮咸鱼视你为己出,莫不盼着你能出人头地,好跟着你翻身做人!你永远莫要忘记,北京中科白癜风在梦境里,杂役堂中历来是拙劣贫贱者,想攀龙附凤,不要痴心妄想!”
      王盗声音平静依旧:“王盗不敢!只是不知小人触犯何罪,让左护法千里迢迢……”
      杨淳风狞笑道:“刑堂执事――胡烽,七天前叛教失踪。此人狼子野心,谋杀右护法海开山养子海小重,致使海小重及随行一十一人均遭毒手,此乃十恶不赦之重罪。你可知道,胡烽异姓外族,如何加入本教?是谁举荐?是谁用性命担保他加入梦境里?”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钢钉,一根根敲进王盗心脏,几乎将他活活撕裂。
      这胡烽本是梦境里刑堂执事,年轻有为,更是王盗的拜把兄弟。中科白癜风胡烽年幼时浪迹江湖,身世飘零,加之出身卑微,而致性情孤独怪癖,暴虐冷血。早年胡烽加入梦境里当然是王盗举荐。只是王盗绝不相信胡烽会做出这等蠢事,他忍不住想反驳杨淳风,话到嘴边却被他硬生生吞了下去。
      凭杨淳风的身份,自然不会信口雌黄。自己引狼入室以致如此巨大祸事,这是梦境里三大死罪,仅次于谋逆犯上,严重性已毋需多言。其实或许王盗早就该觉察到,胡烽的性情根本无法在梦境里等级森严中存活。不过,胡烽加入梦境里后,不仅完成了几件为人称道的艰巨任务,更为大长老亲自嘉许,破格提升为刑堂执事,仅次于刑堂堂主之职,这样的荣耀绝无仅有。刑堂是梦境里刑罚根本所在,许多人一辈子都无法进入其中,哪怕做一个小小堂卒。即使像王盗,身为杂役堂副执事之职,亦只能望门兴叹。
      杨淳风森然道:“我今日不杀你,因你已不是梦境里之人,而是梦境里的鬼魂。世上再无王盗这人存在。这个人已被装进棺材,埋在地底!”
      “你有三天时间,找到胡烽,交给本护法!否则,你就只能自己掘开坟墓,爬进去做鬼!”
    三天,三天时间已经彻底改变一个人命运。王盗回过神时,杨淳风已不知所踪,空荡荡残庙中止有风声回荡。王盗嘴里俱是苦涩滋味,犹如生吞了十几个大苦瓜。有一件事,他必须首先知道,那就是――胡烽是不是真的发了疯。
    二
    王盗赶到长安时,已是次日傍晚时分,三天已过去一天。
      他大步流星闯进长安朱雀楼中最豪华奢侈的房间,他要找的是朱雀楼的头牌花旦――小雅!尤其,她是胡烽的女人。门已上栓,王盗轻轻一推,坚实的门闩从中而断,他一步便跨至床前,掀开流苏锦缎,纠缠在一起的是两条赤裸裸的躯体,女人柔弱无骨的腰肢,似乎已被彪形壮汉的狂暴折断,那汉子宽厚背上已布满了汗水,硕大的汗珠顺着脊背滚落下来。
      女人如被狂风骤雨无情摧残的花瓣,双眼紧阖、黯然啜泣,似乎早已声嘶力竭,继而发出小动物般哀号。赤裸大汉猛然转首时充满了诧异,仿佛见到死后复生的幽灵,待他手臂方欲抬起之时,王盗已飞起一脚踢中他脖颈,骨椎间发出断折脆响,庞大的躯体像死鱼般翻下床去,软软伏在地板上。几乎在同时间屎尿齐流,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臊臭味道弥漫了房间。
      “你……?!你杀了他?他是……你是?”那女人漆黑眼眸中充满惊惧,她已忘记自己的身体正像初生的婴儿。
      “听说朱雀楼的小雅,卖艺不卖身?”王盗面无表情,盯着那张挂满泪痕的脸庞。
      小雅怯怯扯起一角锦被,遮住一览无遗的玲珑曲线,露出胸口好大一块玉脂般温润肌肤。王盗不经意间已看到她的脖颈、手腕、白皙丰满的大腿上无一不是布满了累累青紫痕迹,她似已泣不成声:“自……七天前,这人便日夜守在这里……他是男人……我只是个歌伎……”后面声音犹如蚊鸣几不可闻。
      其实她不必说下去,便是傻子也会知道那种情形。王盗努力想在她眼光中寻找些许痕迹,可是除了绝望和酸楚,没有其他神情。她松了口气,仆倒在地板上,发出沉重响声,嘴里咽呜道:“求求你,带我离开这里,随便你带我去哪里……”
      王盗心中已有不忍,依旧用冷冷声音道:“胡烽在哪里?”小雅犹被狠狠一拳击中要害,软软瘫在地上。抬起头便露出刻骨哀怨,细碎洁白的牙齿用力咬住嘴唇,直至流出殷红的鲜血,仿佛整个人都已麻木:“你们都想知道胡烽在哪里?”
      她安静的拭去泪珠,努力挤出一丝甜蜜的笑容道:“我会做饭,我可以洗衣服,我会弹曲,我还……还可以生孩子!”谁都可以看出来,她不但能生孩子,还必定能让一个男人感到满足。因为她已扬起头,挺直了白玉般的胸膛,手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完全赤裸在王盗面前,她已是一个成熟女人。
      她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你带我走,离开这里!好不好?”
      王盗忽然觉得她很可怜,鄙夷的转身而去。看着他的背影,泪珠顺着笑容绽放的脸庞滚落下来,摔在冰冷的地板上,摔的粉碎……她转而疯狂嘶声道:“我不知道……不知道……”
      王盗昂首阔步走出房门时,感到一丝难以明状的悲哀,如同所有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人一样,他岂不也无法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明天?这个女人也许已经历了太多苦难,因为倒毙的大汉便是‘梦境里’右护法海开山的得力手下‘通天狈’廖北。王盗当然知道‘通天狈’廖北是什么人,他对女人而言,简直不能叫做人,甚至连畜生都不足以形容。既然他们在七天里一无所获,他又能从这个女人口里得到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700

帖子

543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433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能给大家带来好处也不错。













武汉西服定做
工作服加工厂
义乌职业装定制
保时捷工服
济南职业装定制
美发师工服
酒店服装图片
工装图片
定做工服厂家
深圳职业装定制
http://www.shylqy888.com/xbcp/
服装定制
广州职业装去哪买
烟台工服定做
定做制服厂家
汽修工服
防砸鞋订做
定制服装公司
张家港工装定做
员工工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728

帖子

548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487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了.学习中,先顶













定制衬衫
西装订做
定制工服
订做文化衫
订做工作装
法莎莉
定制服装
定做工作服厂家
女西服定做
定做西服
定制冲锋衣
厨师服
工衣订做
定制工作装
衬衫定制
定做广告衫
工装上衣
定制防寒服
厨师服定制
定做保安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773

帖子

557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57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起交流!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朋友们













服装定制
上海衬衫定做
南昌定做工作服
定做保安服
定制棉服
T恤订做
订做T恤
订做保安服
订做工衣
西服定制
定做文化衫
郑州定做工作服
定制厨师服
棉服定做
衬衫定做
定做衬衫
西服订做
工作服
定做制服
工作服批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